新聞來源: 天下雜誌  日期:2011/04/26  文/賀桂芬






 



鮮花鋪路、讚美聲中長大的孩子承受不了挫折。寧可自己吃千般苦,也不讓孩子受一丁點累的父母,造就吃不了苦、受不了氣、不願承擔、唯我獨尊的下一代。而吃苦教育,卻是美國首富巴菲特、香港首富李嘉誠和台灣前首富王永慶共同信奉的育兒經。


香港首富李嘉誠有一次被大陸企業家問到:「您是怎麼教養子女的?」李嘉誠回答:「讓他們吃苦。」


兩個兒子李澤鉅、李澤楷到美國唸書期間,李嘉誠只給他們最基本的生活費。李澤楷曾經在麥當勞賣過漢堡,在高爾夫球場做過球童。揹高爾夫球袋時的肩傷,現在都還會發作。


王永慶和巴菲特教養子女的方式,和李嘉誠類似。巴菲特的兒子彼得巴菲特,也不靠父親,在樂壇闖出名號,成為艾美獎得主,還出了一本書感謝父親不把財富留給他們。


捨不得孩子吃苦,將來他會更苦。從小刻意讓孩子吃苦,就是給孩子最大的禮物。否則別說養兒防老,恐怕還得養老防兒,防他讓你無法好好養老。


何琳唸的一直是貴族學校,往來的同儕盡是富貴人家的子女。她喜歡名牌,只要開口,父母都盡量滿足她。何琳成績不錯,很讓父母驕傲。但大學畢業後,母女關係劍拔弩張。何琳晚睡晚起,找工作挑三揀四,不是嫌離家遠、薪水低,就是嫌公司不夠體面。


何琳的表妹蕭潔妃,從小就必須做家事。她國中就被丟去台中住校,接著又被丟到美國鄉下當交換學生。


在寄宿家庭,潔妃吃盡苦頭。她自知寄人籬下,自動扛起所有家事,「常常是很晚了我還在做家事,他們全家在看電視。」潔妃說,更讓她痛苦的是,美國哥哥在父母面前裝乖,背地裡卻每天對她言語霸凌。


母親何玉雲每次接到潔妃哭訴的電話,心就揪成一團。潔妃卻不讓母親出面,「她說要自己解決。我只能告訴自己,不要出人命就好,就讓她受苦吧。」回台後,何玉雲很清楚地看到在美國受苦一年對潔妃的正面影響。「她好像新長出很多力量,相信自己什麼難關都過得了,而且變得很體貼。」


 


台灣和美國都一樣,嬰兒潮這史上最富有的一代,累積了史上最龐大的財富。他們的下兩代,是最沒有吃苦環境的世代。當年讓千千萬萬人像王永慶的童年一樣困苦的大環境已經不存在,小環境卻可以「設計」。


大陸流行各式各樣的吃苦訓練營,據調查,73%的大陸父母都傾向將孩子送到吃苦訓練營,只有18%認為家裡才是最適合訓練孩子吃苦耐勞負責任的最佳場所。


「短期集訓效果很短,家庭教育不配合,無法形成持久的改變。」情緒諮商師夏平心指出,小環境刻苦教育,關鍵在父母、家庭。「再搭配像童軍這類的長期團體訓練,比較相得益彰。」


十九世紀俄國文豪屠格涅夫曾說:「你想成為幸福的人嗎?那麼首先要學會吃苦。能吃苦的人,一切的不幸都可以忍受,天下沒有跳不出的困境。」


臨床看法:


看到這篇文章,真令人心有戚戚焉,不禁想起十八世紀思想家盧梭說過的話:「若想要毀掉一個孩子,第一步驟就是不管他想要什麼,就給他什麼!」真正愛孩子的父母,首先要學會如何控制自己大量的愛,有智慧地轉化成對孩子長期有益的教育。


吃苦!乍聽之下,眉頭就皺起來了吧!如果你夠瞭解咱們大腦的機制,你就不會再擔心孩子吃苦了!以下有兩個重要機制:


(1)     習慣說大腦經常處於順境,沒有機會創造新的想法路徑,行為易傾向單一化,答案常常只有一種,久而久之就成為一種大腦迴路。


(2)     彈性說遇到想像以外的逆境,會刺激大腦尋找其他路徑來解決問題,逆境經驗愈多,大腦網絡會愈活躍,即使再遇上不順時,也會比其他單一迴路的人來得情緒好很多。


總之,大腦是個學習的器官,教室裡的教科書往往只有一種答案,生活中多給孩子的大腦歷練,別一味地幫他檔下挫折逆境,想想看,你能陪他多久?身體長大能抵抗外來的風雨?大腦成熟是不是更重要呢?


p.s.照片為北越的中學孩子下課後在路邊擺攤協助家計的情景



王紫光  醫師

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紫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